634730134938603750.jpg634933170921066250.jpg635194099324752500.jpg

 

* 內容簡介:

No.1 女巫字母 The Iron Thorn

距離我發瘋,還有6天又4個小時,在那之前,我來得及談一場戀愛,或者拿自己的性命當賭注嗎?

艾芙一直都很清楚,她不是童話裡的灰姑娘,沒有神仙教母會幫她一把,更沒有王子會騎著駿馬帶她走。在科學與理性至上的鋼鐵之國,艾芙只是一個惹人嫌惡的存在。他們全家都帶著遺傳性的壞死病毒,隱隱湧動,直到十六歲,病毒會啃噬僅存的理智,她會跟哥哥一樣發病、失控,幹出無可預料的瘋狂之舉。十六歲前夕,艾芙焦心難安,卻在此時收到失蹤的哥哥捎來的祕密訊息:「找出女巫字母,救妳自己。」這封信讓艾芙燃起一線希望,也許能找到哥哥,也許能讓自己免於發瘋的命運。在好友卡爾和領路人狄恩的幫助下,艾芙終於找到女巫字母。但裡頭埋藏的訊息卻讓她無法置信:魔法是真實存在的。與此同時,溫柔的狄恩讓艾芙越來越心動。她絲毫未覺,一雙不懷好意的目光始終凝視著她,一個駭人的詭計正逐步逼近她。當魔法與愛情同時覺醒,女巫字母所引發的黑暗風暴,將覆水難收......

 

No.2 噩夢花園 The Nightmare Garden

原來這一切都是謊言,那麼我究竟是從噩夢中醒來,還是又進入另一場夢魘? 我的血液中流竄著狂野的能量,但那連我自己都未知的本領,會使我成為救世者或毀滅者?

如果沒有愚蠢到相信精靈崔曼的話,以為喚醒荊棘之國的冬之女王,就能換得家人朋友的平安,免於發瘋的命運,艾芙不會意外摧毀「發電機」──鋼鐵之國的心臟,也不會讓食屍鬼從閘門進入、肆虐家園,更不會拋下母親,還讓自己淪為被督察追緝的首要逃犯。但艾芙沒有時間後悔。和哥哥康拉德、男友狄恩等人身陷危機四伏的迷霧之國,她只能繼續往前,誓言盡全力修復閘門、救回母親。在夢中人影指點下,她得倚靠來自狄恩的唯一精神支持、葛雷森家族的遺傳法力和運氣,抵達冰封的世界之巔,找到「噩夢之鐘」──那個只存在於傳說和夢境中的裝置──來還原時間、改變歷史。只是一旦這麼做,將會釋放恐怖的舊日支配者,他們擁有的黑暗力量,足以毀滅整個世界。艾芙還不知道,為了拯救所愛之人要付出多少代價,但她知道,一旦踏上了這條險途,淑女、乖乖牌或平凡這類形容詞,將永遠與她絕緣......

 

No.3 鏡影碎片 The Mirrored Shard

這一次,換我救你。

世界的另一頭就是你我不變的愛情。每一次思念,都讓我更愛你,卻也加深了我深沉的罪惡感。如果死可以喚回你,我願意。我們的愛,就是帶我找到你唯一的途徑。

總有一個微小的聲音在低語:狄恩死了,為妳而死。自從心愛的狄恩為了要幫助艾芙而喪命,懊悔與悲痛便深深纏繞著她。然而此刻,艾芙沒時間了,再不做點什麼,可能將永遠見不到狄恩。據說那些死去的人都在「死域」,那裡陰森寒冷,終日不見光,路上盡是白骨的碎殼鋪面。艾芙深信狄恩就在死域,等著她前去拯救,於是便瘋狂尋找前往死域的方法。歷經重重磨難,艾芙終於找到了考佛特博士,他有一個神秘的機器,可以暫時分離人的軀體與靈魂。一旦靈魂自由,就可以直探死域,與死去的人相見。然而前提卻是,艾芙必須得冒險一死,機器才會發生作用,釋放靈魂。艾芙陷入兩難,犧牲她的性命,將是解救狄恩唯一的機會,但要是有什麼萬一,她和狄恩就很有可能再也回不到這個世界......

 

* 作者介紹:

凱特琳‧姬德莉琪 (Caitlin Kittredge) 一直都很熱中於歷史和恐怖電影,那是她最豐沛的創作來源。她筆下的小說,壞事總是發生在大好人身上。不過沒關係,那些不怎麼善良的人向來是她的最愛。今年才二十六歲的凱特琳,已經出版過兩套給大人看的暢銷奇幻小說:《夜曲城市》和《黑暗倫敦大冒險》,而《毒物少女》則是她第一套為年輕讀者所寫的書,想像力十足的架構、高潮迭起的劇情和迷人萬分的角色性格,果然一推出就大受歡迎。目前凱特琳和兩隻貓、相機,以及好多好多的書,住在美國麻薩諸塞州西部一座斑駁的維多利亞式宅邸中。她沒寫作的時候,就拍拍照,編造「另一種可能」版本的歷史故事,或者......試試會嚇壞人的新髮色。

 

* 譯者介紹:

黃意然為台灣大學外文系學士,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新聞傳播學系碩士。在竹科IC設計公司當了七年的PM後,決定投回藝文的懷抱,現為專職譯者,近期譯作有《危險甜心》、《愛猶瑪卡名單》、《勇氣之歌》、《深潛競爭策略》、《毒物少女三部曲I: 女巫字母》和《毒物少女II: 噩夢花園》等書。

陳芙陽為政大歷史系畢業。曾任大成報編譯和記者、路透社編譯,現為自由譯者,努力在文字與培養國家未來主人翁之間取得平衡。譯有《擊碎我》、《埃及艷后的皇宮》、《白色城堡》、《我想,我可能是瑪莎》、《寫給母親的情書》、《愛在巴黎午餐時》和《毒物少女III: 鏡影碎片》等書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當所有理性全被顛覆,人能承受多少真相?

鋼鐵之國本身帶著烏托邦的氣息,完美的理性世界,用齒輪組合的國度。作者將烏托邦的氣息帶入非理性可言的奇幻世界,在督察的眼底下,只要是無法解釋的怪獸、非人生物和思想被堆滿魔法的異教徒,皆稱之被壞死病毒侵害。但事實是如此嗎? 還是那被謊言遮蓋的世界底下,隱藏的不只精靈、厄爾妖精和迷霧中的怪物,還有貪婪渴望控制守門人和各國度的督察、精靈和舊日支配者?

基於主角們本身都是非人生物,我將此系列歸於奇幻類,但有帶些烏托邦的制度和擁權者的貪婪這點是不可小看的。

看完這三本書的第一感想是:嗚。艾芙真的把狄恩從死域帶回來了耶。(警告沒看完此系列的人請勿往下看。)  在她經歷過崔曼的威脅、父親對於她的希望、鋼鐵兄弟會的腐敗、舊日支配者的低語和死域的創造者---黃衣王(?????對於書中的翻譯評論會在接下來評論...)的試煉,她見過了所有生物都不願見到的恐懼本身,回到鋼鐵之國,她已找到了在這身處兩國血緣的地位。不是她再也無所畏懼任何事物,而是她了解自己身在鋼鐵之國的命運,她知道自己該怎麼做,不再是個整天愧疚、試著補救自己的錯誤,卻不知如何彌補,反而把事情越用越糟的女孩。

雖然以她這年齡來說,她所要承受的不只是毀滅者這稱號,還有守門人的職位,以及她擁有的法力,實在超出負荷。但為何奇幻小說中的主角大多都在十幾歲,而且他們所做的一切幾乎可以毀滅世界? 因為我們正值「學習」階段的高峰期,開始思考自己是誰,對於了解自己為何存在的事會讓我們迷惘。在尋找自己的路途中,會遇到自己無法拒絕被逼迫要做的事,就像艾芙得聽從崔曼的話,避免她的親人好友喪之手中,而帶來的後果與她自身懊悔讓她想要事著彌補一切。而當她踏上完全無法回頭的路時,以為回到過去能修復錯誤。人時常犯下自己後悔的事情,一心認為:「只要我那時別那樣做就好」、「天呀! 我怎麼會做那種事。」或「如果我能回到那時,我一定會阻止自己怎樣怎樣。」  拜託! 套句亞契說的:「人都會犯錯。」,但那不代表人回去就能把那導正。我們能做就是往前,把自己過去犯下的錯誤,糾纏自己的過去,和讓現在的自己懊悔不已的事,不是拋開!!! 是要找出其中的錯誤,加以改正,成為自己想要的人。

艾芙接受了自己的力量和身為守門人的職務,她知道該如何運用自己的能力,面對眼前的事物。抬頭面對,別再回頭流連過去啦! 當你試著扭轉自己造成的後果時,卻忘了眼前真正的問題。當舊日支配者接近鋼鐵之國,狄恩被關在死域時,艾芙認為在死域能找到一切答案,把舊日支配者驅走呀、直接走進死域把狄恩帶回什麼的,但那代價有多大? 當她明白後,她知道自己的使命,也將狄恩帶回自己身邊。她領悟到自己的力量,和舊日支配者終究會找到辦法穿越星辰來到鋼鐵之國。或許她無法讓舊日支配者遠離她的家,因為不管時間早晚,舊日支配者遲早會到鋼鐵之國。但到那時,她已經準備好面對舊日支配者的攻擊了。

她知道她只是個調換兒,擁有守門人的天賦和精靈的血液,但她不是兩國的任何人所有。她,就是她自己。

 

 

對於第三集忽然換譯者更讓我訝異。往常(第一集和第二集)艾芙思緒周密的樣子在前面快失去蹤影,尤其她很少思考自己正在做的事所衍生出來的問題。有些句子我總是看了好幾遍,都無法了解。感覺沒有打完,或說,沒有翻譯完,就端上書架。直到少了幾個標點符號,還有一些第一二集不會見到的句子型式出現後... 我不禁開始納悶...... 第三集的艾芙怎麼啦? 我把這怪異的形象歸咎於她待在荊棘之國太久,加上狄恩的死亡和舊日支配者即將帶來的毀滅,當然還有第一集她殺死發動機後的鋼鐵之國,這些事所帶給她的壓力。But...... 無可否認的事是,那其實是我已經習慣第一二集作者所呈現的艾芙。當我真的相當懷疑第三集的艾芙在搞什麼鬼時,喔,才看見換了譯者。第三集譯者的調調不同,讓我無法適應還沒墜入死域的艾芙。雖然到最後艾芙從死域回來,我依然無法適應,但至少,我了解作者大概想表達的意思了(?) XDD

 

 

* 外國書封:

The-iron-thorn-tryl.jpg 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achy 的頭像
Bachy

A Lone Wolf 's Life

Bac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